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S]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 19

又是时隔两个月的更新,请继续认准beta君抽打

SY


Jim离舰的时候Spock正在等着他,在摄影师的闪光灯下眯着眼睛,Bones的手扶在他的背后,咆哮着让所有人不敢靠近。


Jim看着他,站得如此笔直,但是被活动着的人们包围,人群推挤着呼喊着而Jim无视了他们,直直地走过来甩掉Bones和Gary,走过Skelev和T'pring先发制人的叹息,双手捧起Spock的脸,拇指摩挲过Spock的颧骨然后吻了他。Spock的手臂环住他,双手紧紧扣在他背后和他的肩膀,把他抱紧到他们无法呼吸,Jim想,空气,啥,现在那不重要——然而Spock还是放开了他,叹出一声笑亲吻Jim的面颊然后用额头抵上他的,他们两人之间仍然没有一点距离。


你绝对不许再离开了,不能/不能那么久/死了两次。


在这/我在这/我活着/我回来了。


他们被塞进一艘穿梭艇,但是没有人试图分开他们,这很好——这他妈的棒透了因为Jim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停下来,Spock又从哪里继续下去,大概有什么神明保佑,他们一转眼已经成功地回到了家爬上了床而Jim在一年半的时间之后终于不用只靠自己的手射了出来,yes。


他倒头睡了过去,就像上次一样,一口气睡了两天,因为那就是Jim擅长干的,当他醒来的时候Spock就坐在他边上,一边读着PADD一边用手指捋着Jim的短发。


“你有没有——”Jim喃喃道,仍然满是睡意,Spock看着他等他问完这句话,但是Jim很快放弃了。“嗨。”


“我们登上了所有地方的头版头条,”Spock说,歪过PADD给Jim看他们亲吻的照片,他很欣慰地发现那看起来并没有实际上那么不顾一切。“T'pring告诉我我的支持率又上涨了。”


“我就是希望之光,”Jim赞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起身去卫生间洗洗脸,因为他现在可一点不觉得自己很发光。


Spock在他重新倒回床上的时候伸手抚上他心口纠结的疤痕。“这是新的。”


“他们的相位枪罢工之后还有警棍呢,”Jim咕哝道。


“我很难理解为何你在——”


“我们好像被传上舰了。就一会儿。”他们是去救回Chekov,那孩子不知为啥还能容忍Gary(而Jim已经决定了在这俩人之间后者才是更幼稚的那个,不论实际年龄究竟如何),而Jim只是倒霉地撞了枪口,因为这就是他的命。


“Jim。”


“所有人都活着。我的所有——我所有的舰员都他妈的活下来了,”Jim说,得意地笑着,因为那可是桩大新闻。


“还有……”


“我第二次心跳停止的时候,”Jim轻声说。他几乎流干了血,在他把Chekov拖在身后的时候就知道那会发生。他不记得是怎么逃出去的——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和Chekov都躺在生物床上,Bones说他必须给他们两个人做复苏,管Jim叫白痴还用颤抖的手把他的头发从额前抚下去,Jim知道这次真的很接近了:太接近了。


Gary告诉他他必须把他们两个从地板上铲起来——朝Jim吼因为他逼着他必须做出选择。他把Jim拖到Sulu身边,后者带他一起传送下了舰,然后他再回头去救Chekov。


Spock的手指抚过疤痕结缔组织,描摹着它的突起和那道双生兄弟,两英寸之下,小一些但依然明显。他倾身向前亲吻它,寻找Jim身体上所有新的痕迹一一记在心里,而这——这是终于打碎了Jim的:Spock想要记住它们;时间过了太久,Jim已经熟悉的一切对他仍然如此陌生。


“过来,过来,”他说。Spock的手顺着他的胯骨滑下,Jim仿佛刚刚意识到自己正全身赤裸着,因为他已经回家了,可以在自己的卧室里随心所欲地摆脱裤子的束缚。


他的手指用力陷进Spock的发丝中(长了?它们是不是长长了?),Spock把他们两人的身体挤在一起,Jim发出了一声他绝对会抵死否认的饥渴的声音。

--------

肉走SY

--------

他在Spock抽出时亲吻他的嘴唇,他的身下一团糟——他就是一团糟——但是他太累了,太懒,太满足,随便了。他不想动,用双臂环抱住Spock,在他的肩头印上一个吻,然后重新陷入睡梦。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清理干净——虔诚地希望那是Spock而不是Heinemann,后者从来不赞同Spock的选择,因为Jim是一场大屠杀的年仅十三岁的幸存者。


Jim瞄了眼床头的钟然后意识到他已经浪费了整整三天。他必须去做任务汇报,登记他的船员还有——


“我很——我很高兴你回家了,”Spock说,转头埋进Jim的肩膀,有一些别的——有一些是Spock没说的,虽然已经过去十八个月,但是Jim不认为他会突然患上口吃。


“我也是,宝贝,”他呢喃着,亲亲Spock的太阳穴,在Spock的呼吸平稳下来时瞄了眼门口,等着T'pring闯进来声明有无数事情正等着Spock去做,但是她没有。只有幸福的宁静。


他动动身体,然后意识到Spock又一次霸占了整张床,更不用提Jim。


这是个留下来的好理由:明显一年的时间不足以训练Spock好好分享一张床,而一年半的时间足以让他停止假装会试图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那一边。


……这是个留下来的好理由。


Jim以前没有——没有意识到这会是一个他需要说服自己的理由。


操。他需要穿上裤子再思考这个。


他滑下床,冲了个澡,穿上衣服然后走出房门,这座宫殿其他的部分明显都早已醒转。令人惊异的是他已经如此习惯屈膝礼;敬礼或者躬身礼他几乎已经意识不到了。


他在身后关上门靠上门板,环视着作战室。这不是个纪念碑,也不像他离开时的样子。有音频分析正在运行,有飞行图示网格的全息投影,蓝色和白色流动的数据和报告不断跳出来被记录。


他需要把Scotty带来,他检查着这些科技时想着。或许Keenser,Keenser对付精密系统更好。Gaila会帮他找出怎样切入罗慕兰人最近四个月开始热衷使用的通信死角……这些看上去都有些过时。他想没准是因为需求是创造之母:这里没有升级是因为他们不需要担心氧气探测器会在无法旁路导通碳素合成器的时候爆炸。


事实是。事实是,Jim可以在这里指挥战争。如果他没那么忙于拯救自己的星舰的话,他没准可以救下那八艘星舰;如果他可以把控制权扔给Gary——Gary能表现得很好,但是Jim只能当那么多星舰的舰长同时保证他的人能活下去——他只有那么多精力能分心照顾所有。他只能做到那么多。


外交手腕不可能成功。Spock可以随便怎么想,但是……最后一切必然归于战争。这可能只需要不长的时间;Jim想着如果Spock可以……说服罗慕兰人加入,可能非常短。三年,或许。最好的情况。


他微微皱起眉,一根手指划过桌面因为……“埃克赛特号,有三艘无人机正以曲速八接近你,升起防护罩。”


“……Kirk?你怎么——Slean,给我读数报告看看他在说什么。Kirk,你应该在休登岸假。”


Jim微笑起来,主要是因为他无法克制;他一直喜欢Adrienne Ruik。“好好招呼那些无人机,Ruik。Kirk完毕。”


事实是……即使Jim非常年轻就已经开始在军中活跃,他修过所有的必修课。


Jim知道历史,知道军事战役总是由一名主帅*决断。他们可以为了君王而作战,但是总有一个声音无人能违抗,而现在的冲突则不是这样。现在只有喋喋不休的将军**和议会决策和官僚主义还有政治干涉,最后留给舰长们自己做决定;他们可以鲁莽轻率地冒他们不必冒的险。造成这局面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太久,二是Spock的叔父和祖母都是白痴。[*general, **admiral]


不是说Jim有什么偏见,除了哦等等。


Jim的心脏停跳过因为他做出过没有别人能做的,或者愿意做的决定。Jim几乎死掉也几乎让别人深陷危险之中,因为这是必须的,而Jim猜想着这是不是就是星联舰队所缺少的。是不是它们缺少的不是做出思考之前就冲动决定的意愿,而是缺少决定的意愿。


没错。他可以做这个。


下定决心,他坐进桌边的一张椅子抓过一只通信器。他一路恐吓着直通Fischer将军,然后他抓到Shras,对方看着他好像他们已经彻底在劫难逃。


“让我组一支幕僚,”祂叹口气,一只手穿过祂的白头发挨着Jim坐下来,把脚跷到桌子上盯着PADD。


Jim给Uhura发了条信息:Shras是我的了。他加上了个xoxo*只为了好玩。[*信件落款处表示亲吻的符号]


做这个……做这个肯定和从控制台推开一具冒烟的尸体然后在一艘星舰上坐上战斗位没什么不同。那时他才十五岁——所以现在二十三岁的他肯定能轻松搞定一场战争。这符合规律。


说真的,都是Spock的错。


tbc.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