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S]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 20

“他什么?”Spock厉声问,放下笔瞪着T'pring因为什么?

 

“辞掉了他的现行委任,指定了Gareth Mitchell成为企业号舰长以及显然在1900要召集一场将军会议。”

 

……实际上,重复一遍也并没有让它听上去更合理一些。他看了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看起来他在闲暇时恐吓了将军们,”她干巴巴地评论,Spock无助地看着她。什么?她瞥了他一眼挑起一边眉毛,表示她对他的愚蠢很是厌倦并且不会提供任何帮助。

 

Shras 冲进敞开的房门对T'pring说,“殿下想要——”然后祂看到了Spock,匆忙地鞠了一躬然后继续,“——知道谁负责打扫,以及为什么有人……动了他的东西。”

 

Spock相当怀疑那是Jim的原话。

 

“请友善地提醒殿下他离开了十八个月,”T'pring说。Shras挑起祂精致的眉毛瞪着T'pring,后者同样挑起一边眉毛瞪回去。“或许你可以询问管事,”她建议道,用一种暗示Shras的父母应该在祂出生时把祂喂狼的语调。

 

“阁下英明,”Shras用毫无讽刺的语调说,然后消失了。

 

Nyota不作评论地给Spock看Jim发给她的信息:Shras是我的了xoxo。

 

“这要不就是个好消息,”她说,“要不就意味着我们要一起完蛋了。”

 

“这个会议——”他开口,然后在他的PADD叮一声提示新信息的时候分了心。

 

我要搞定这战争了,晚上不用等我。

 

Spock低头瞪着屏幕(他没有得到xoxos。他不是很确定他对此作何感想),然后闭上眼睛,猛然间意识到这意味着Jim会留下,而那瞬间将他的烦扰冲散得无影无踪。

 

这幸福感一直持续到Spock必须在凌晨两点去捉到他,因为他的工作狂丈夫不知为何比一年半前更糟糕。然后这感觉就没那么幸福而是更多的无可奈何和纯粹的迷惑。

 

“我很好,看,我得去和国防部长——”Jim说,Spock给了他一个眼神。

 

“不。”

 

“啥?”

 

“现在是凌晨两点十五分,她在休息,我不会叫醒她就因为——”

 

“如果我还醒着她就应该也醒着,”Jim告诉他而且操他的,他是认真的。Spock应该预见到这个的。Jim已经老实了太久,打Spock个措手不及只是时间问题。

 

“你辞掉了你的的现行委任?”Spock问,关上房门开始解开Jim马甲上的纽扣。

 

“必须有人在地面上指挥这场烂事,先别插嘴,你干得很好,把所有人都联合起来,但是这整个实战指挥不是你擅长干的活,而不管之前是谁在干这个活他都该被立刻炒鱿鱼。事实是我不能一边指挥这个一边指挥一艘星舰,而Gary可以做得和我一样好所以——”

 

“Jim。”Spock打断他主要是因为Jim中间都没有喘过一口气,但是也因为……什么?他说得如此自然而Spock——有过计划。小心筹划的计划和或许会引用到George Kirk的论据,而Jim就那么……毁了它们,Spock几乎不知所措。

 

再一次地。他早该习惯如此了。

 

他叠好Jim的衬衫和马甲放到一把椅子上,一只手抚平那些衣料,然后转回身面向Jim。

 

Jim,之前正朝着床的方向走过去,同样转回身来,如此认真如此突然。他舔舔下唇然后用手指摩挲它。他在试图杀死Spock,这是唯一的解释。“结婚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如果过去的那一年半是我们能得到的所有,在无限操蛋的循环里?”

 

Spock猜想着他是否知道Jim就是这样,还是他任由自己遗忘了。

 

“我——”他开口,然后摇摇头。“你要留下来。”

 

Jim轻轻笑了一声,把Spock拽进一个吻里,Spock回吻了他,任由自己被拽到床上盖好被子。“没错,宝贝,我会留下来。”

 

Spock想着他们要找一天好好讨论一下“宝贝”这个称呼,但是现在他只是让Jim整个人缠到自己身上,想着他做了正确的选择。

 

为了他的理智健康着想,Spock强行颁布了一条禁令,禁止任何人来跟他提起任何和Jim之间的任何问题/分歧/争论/战争。如果有人挑起和Jim的争论,Spock坚决认为他们应该自己解决。这样做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如果他要听取所有人的抱怨那他就别想干些别的了,但更多是因为他相信任何敢于挑起和Jim争论的人都活该后果自负。他同时觉得那相当有趣,而且是他见过的最火辣的事情之一,但这并不相干(Sybok,Spock认为,咬着他不放就因为他窃笑得太多)。

 

Pike第一次试图让Spock去干预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但是Jim和T'pring已经成功把作战指挥室的技术水平提升了一个台阶,而且Jim事实上对政治完全不屑一顾,而且……除非Jim把所有人都置于危险之中Spock不会做任何事。

 

Shras,坦白说在祂身为Nyota左右手的时候Spock基本完全忽视了祂,但祂现在是一名无比宝贵的盟军。T'pring和Sybok早被Jim俘虏,Nyota远远置身事外并早就把Jim丢进“不归我烦心”的那一栏,但是Shras。

 

Shras有Spock的直接通信,他会给他发信息诸如小心,MoD来了,超生气。祂从不过于亲近,从不向Spock报告Jim的各种突发奇想或者心情状态,但是Shras明了并且会告知Jim忽视了的:Jim的任何举动都会影响到Spock。Skelev的女儿,Tagrev,经常在Jim的办公室逗留,用能在Tellar Prime听到的音量怒吼他们全都是一帮娘娘腔,然后Jim就会用性别歧视朝她吼回去然后Spock不得不告诉T'pring别再来向他报告这种事。

 

Sindari*第一次试图和Jim对话的时候他问她他们的隐形技术研发得如何了,在开火之前必须先解除隐形这讨厌的毛病解决了没。他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Sybok倾身到Spock(他能够控制住不笑出声全因他为此刻训练了26年)耳边说,“你发现他在马上准备毁灭点啥的时候表现得最亲切友好了吗?” [*因为时隔太久的提示:罗慕兰女皇的姐姐,之前和Sarek交换作谈判代表来到星联]

 

“我发现了,”Spock同意道,看着他的丈夫和罗慕兰大使针锋相对,相信他们两个人都十分享受能表现得如此敌意的机会。

 

Jim留下的头两个月如此美妙。

 

Spock早该知道这不可能持久。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