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S]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 23

 “就,站在那,”Spock说,然后补充,“什么话也不要说。”

 

Jim想知道Spock觉得他会干什么——站到桌子上悠哉地跳脱衣舞?——但是他向前倾身,像一个顺从的丈夫那样亲吻了Spock(他们的婚约誓言里可没有任何关于顺从的,谢谢)。“别瞎担心。”

 

“我正准备给罗慕兰人下最后通牒,”Spock指出,整整衣领,然后垂下手臂在大腿旁握拳又松开,“我有权利担心。就只是……不能让她看出来。”

 

Jim知道。他——这是他的计划。他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他只需要确定他是否能信任罗慕兰人——将要进行的会是计划A还是计划B。无论哪种选择,他们都会开启战争——企业号已经升空,Sorrin正在沉睡——他们将要开启战争。

 

Mnheia女皇闪现在屏幕上,挑起双眉。“这很不同寻常,”她评价道。

 

“我无暇赘言,所以请允许我直入主题:在今年年底我们将会与克林贡帝国开战。我需要知道届时罗慕兰星际帝国将会站在哪一方,”Spock说,避身站在墙边的Jim瞟了眼屏幕观察她的反应。她的表情基本没变,但是Jim能看出她的惊讶。

 

“或者我们现在联手,或者我们分别被击溃,”Spock直截了当地说,“我没有时间再去迁就罗慕兰帝国的不安全感,话尽于此。我将要召回我的代表;我们即将进入战争。”

 

女皇凝视着他,Jim想他能看到她即将妥协。“我的姐妹告知了我你们已拟定了一个确信能打败克林贡人的计划。”

 

“是的,”Spock干脆地回答。

 

“它有多大可能性成功?”

 

Spock没有犹豫。“我们中最强的军事将领已经为此研究了数年。他说会成功:我相信他所言非虚。”

 

“你指的是James T.Kirk,”她说,挑起一边眉毛,Jim同样地挑了回去,安全地躲在镜头之外。

 

“是的。”

 

“我能相信你没有偏心吗?”她嗤了一声。

 

“James T. Kirk成功地扫清了Nimbus III和VIII区域,”Spock说,因为他确实偏心,就像Jim确实操蛋的绝顶聪明,“他是无可比拟的。你们可以加入我们或者我们可以独自作战,但是我们将会站到最后。我希望能在明天前得到你的最终回复。”

 

他在连接切断时呼出一口气,然后看向Jim。

 

“她会吗?”Jim问,走过来让Spock用拇指擦过他的脸颊。

 

“她会的。”

 

*

 

Jim在Tarsus上的时候做过无数种威胁。他那时是一个瘦骨嶙峋毫不出众的孩子,头发太长肌肉太少,但是Jim成功成为了声音最大的那一个——如果他的声音不是最大的,那么他就是让人言听计从的那一个。现在他成了皇室配偶,皇储的父亲,同时是星联舰队的最高将领。唯一一个地位在他之上的是Spock,他不再绝望不再颤抖,不再如从前般畏惧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他现在仍然会有记忆的闪回,想起为了别人的安危朝着人们喊叫命令却得不到执行时的恼怒;他把自己当作武器去迎上人们已知的恶魔,他提供的善意却无人知晓。

 

Spock让议员们闭上了嘴;Jim相信没有人会于战争前夜顶撞Spock来挑战他的权威,尤其是在Spock最近的表现之下。Spock的支持率令人难以置信得高,Nyota对此一直无比困惑,发起一次又一次民意表决,因为他们的运气肯定不会这么好,不会一直这么好。它们有一天会,或早或晚地,跌落。

 

另一只靴子必须掉下来。

 

他揉揉眼睛:它们感觉无比酸涩,他记不清他上一次入睡是什么时候,但是Scotty刚刚醒来并且认为他已经找到了一种让即使射偏了的光子鱼雷仍然能命中目标的方法。Jim……不太确定他们能保证那些鱼雷不把自己的星舰炸个粉碎,但是他愿意听一听。

 

“给,”Shras说,递给他一杯咖啡。“陛下很担心你。”

 

“陛下在和我们的儿子巡游好获取更高的支持,”Jim指出,接着朝Shras眯起眼睛。“你出卖了我?”

 

祂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根本不睡觉!”祂恼怒地说,“我必须告诉谁。Tagrev只会说那是你战士灵魂的展现。”

 

“嗯哼。”

 

“她是特拉瑞特人,她的话不算数,”Shras断然说。

 

“那是种族歧视。”

 

“那是事实。”

 

Jim看看他的咖啡,打了个哈欠然后控诉道:“Shras。”

 

“我得到了书面许可,”Shras真诚地说,长长的蓝色手指托着Jim的脸帮他趴到桌上。

 

这绝对是阴谋。

 

*

 

一切尘埃落定时是’58年的七月。罗慕兰人登上了他的星舰,Jim正不屈不挠地和Sindari以及他们的幕僚对话。罗慕兰人的优点是他们不会毫无理由地恨你:他们欣赏你的能力。Jim钦佩他们,他们钦佩他,这是一种美好的,略微带着敌意和攻击性的关系。

 

他们发现罗慕兰人的将军是女皇的皇室伴侣,他和Jim分享了片刻关于彼此链接的共识,然后开始毫不留情地攻击对方的战略。

 

当他们最终达成共识时计划是这样的:他们从克林贡帝国两面夹击,用在Nimbus XI上发现的隐形技术将克林贡战舰彼此隔离,然后将整个战场搅成一团混乱。Scotty会搞定光子鱼雷,Gaila和Uhura则会用某种方式扭曲通信频率。

 

这可能还不够——Jim知道这是场赌博,但无论如何这都会是场赌博,而他们既然肯定要在某处真正的战场上打上一仗,Jim宁愿那是中立区而不是挤满了人的空域。

 

Spock靠在门口看着他们然后说,“完成了?”

 

“你明天就可以宣战了,”Jim同意道,转身面向他。Spock点点头,与他额头相抵。

 

“Jim——”他开口,然后Jim吻了他,将所有话语封缄。

 

“会成功的,Spock,”他喃喃道,将他拉得更近一些。

 

----

情人节快乐!下章即将完结!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