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2

SY

---------

Bones气势汹汹地逼近。Jim觉得甚至连Sarek都没有像Bones这么可怕。他的表情清清楚楚地写着“我会用注射器把你扎到死”和“我们会谈谈直肠出血的,别妄想能逃。”
Jim可不喜欢那种表情。他都能归类出那种表情,因为实在接收过太多次,这事实也十分让人沮丧。
Gary,这个狠毒的杂种,抛弃了他让他自生自灭。一踏上太空港,他就抓着Sulu的胳膊,像两个冷血无情的混蛋一样——实际上他们就是——咯咯笑着转向了闲人免进的区域。
Jim叹了口气。“嗨,亲爱的,你的登岸假期过得怎样?”
“别给我来这套,”Bones带着一种愉快的恶意回答,“Jim,你知道这里是安全区。”
“我一点也不觉得安全,”Jim咕哝着,十分确定Bones的眼睛里闪烁着的绝对是杀意。
“这里是安全区,”Bones威胁道。“Jim。”他停顿了片刻——这从来不是什么好现象——他的嘴角抽动。“你被强迫了吗?”
“……啥。”
“他将……他的王族特权强加于你个人之上了吗?”
“你真的那么说了,”Jim用一种敬畏的恐慌语调说。恐慌的敬畏。他既敬畏又恐慌。敬慌。
“呃,”Jim吞吞吐吐地说,因为他是个小混蛋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然后他停住话头,充满艺术性地咬住嘴唇,带着一点忧伤地望向窗外的太空港。
Bones在他对面开始转变成一座火山,明显在内心罗列着要用哪些注射药剂来虐待Jim,以及他即将要把这消息捅给哪些媒体。很可能会有大写加粗的美洲亲王被国王性侵的大字报贴满全世界。因为Bones就是这么感情细腻顾虑周全的人。
“他真的很温柔,”Jim继续忧伤地说。“那真的很……特别,Bones。”
Bones朝他眯起眼睛。“Jim。”
“嗯,Bones?”
“呆在这。我去拿手套和探针*。”[提取性侵证据用的工具]
然后他就真的起身去准备那么干了。Jim手忙脚乱地抓住他的手臂。
“烂人!”
“特别的,Jim?真的?”Bones回答,像个混蛋一样朝他假笑。
Jim更用力地抓住他的胳膊。“那挺好的。没有压力,没有感情牵绊——”
“满嘴胡扯,”Bones高高高兴兴地宣布,在沙发上挨着Jim坐下。“你就跟那个广告里一样,只不过满眼都是套套而不是爱心。”
“你总是说安全套应该是必需品。”
“应该是?”
好吧,又来了。Jim该死的就没办法对Bones隐瞒任何事情,因为Bones就是一个见鬼的人形测谎仪,而且绝不会放过Jim任何一次说漏嘴的时候。
Jim向后靠到沙发背上,双手盖住脸。“应该是?”Bones逼问,声音几乎是在尖叫,太棒了,现在所有舰员都会知道Jim让Spock不带套上了自己。操他的生活。用力操。
“我是干净的!上次我们靠岸你亲自给我检查的!他也肯定没病因为他还是个——”Jim匆忙堵住自己的嘴,然而已经太迟了。唯一比朝Jim发火更让Bones感兴趣的就是八卦,而Jim知道他已经没办法把自己脱口而出的话再吞回去,因为Bones去抓无针注射器的动作定在了半途,转而朝他眯起眼睛。
“呃嗯,”Jim磕巴道,“我是……我的意思是……”
“Jim,”Bones慢慢地开口,声音拖得老长,“你是玷污了我们的新王吗?”
“……‘玷污’这词实在太难听了,”Jim抗议,“那不是——”
“Jim。Jim。Jim。”
“啥?”Jim怒视他,默默希望自己能一死了之。
“你刚刚告诉我,直白地说,就是你成功地在一个月之内——”
“两天。”
“……两天。两天——不。Jim。你在操蛋的两天之内就——”Bones实在无法找到合适的语言来继续。咬牙切齿,唾星四溅,他几乎没办法在滔天怒火里讲出一句完整的话。Jim无比希望他能有一台摄像机:这段影像应该被当传家宝一样代代相传下去。或者发到克林贡占领区,然后看着那些混蛋们夹着尾巴在Bones的狂怒面前抱头鼠窜。
“我觉得权力很性感,”Jim用他最真诚的语气告诉他,摊开双手。
“你觉得权力——没错,但只在你想得到那权力的时候,因为你就是个对残酷暴政有着令人恐惧倾向的控制狂,”Bones的嘴唇扭曲着,用力叹了口气,明显表示‘我对你失望到没有语言可以表达’。“Jim。”
“Bones,”Jim学着他的语气。他会在Bones给他做起航前的例行过敏源检查时为此深深付出代价的,不过值得。
Bones只是盯着他。这家伙大了他足足七岁:连Pike都没法把苦恼家长的痛心疾首展现得像Bones一样完美。
Jim呼出一口气。“我没玷污你的国王,好吗?我没勾引他,我也没——”
“Jim。”
“我没有,”Jim坚持,因为他真的确信如此。非要说的话,他才是被勾引的那个。但是他不能这么说,因为话题就会被拉回强加于Jim人身的皇室特权,而Jim真的不想面对这个话题。
再者说,Jim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在他把Spock的老二吞进喉咙的时候是他的手指掐在Spock的大腿上,而Spock是胡乱摸索着试图支撑住身体并且努力不操Jim的嘴巴太过用力的那一个。
……好吧,可能Jim确实是勾引人的那个。但是他不知道Bones怎么能怪他:他明明亲眼见过Spock本人的。
“我最好奇的一点是,”Bones说,漫不经心地踢着Jim的脚踝,好像一个巨大的警告标志:危险,危险,这场对话完全不似你想象中的一般安全。“好吧,很明显你和他睡过了。我理解,你就是你。但是我不理解的是,在那之后,你不但没有和我们一起度过登岸假或者把你哥哥揍出屎,你,Jim·‘我恨外交·你知道我有杀人许可’·Kirk,反而留在了中枢,留在了本特利王宫,尽职地扮起了你的亲王。”Bones给了他一个长长的打量目光,“你该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关心。”
“我要打出我的‘我不喜欢这场谈话,我们赶紧打住’牌,”Jim决定。
“哦,我们该开始检查你可能的传染病了?他没准是个处子,但是他是个混血,他没准会从他父母身上继承些什么。你永远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瓦肯人嘴巴该死的严,尤其是皇族。你永远不可能知道,然后我们就会眼睁睁地留下一群宇宙妖女的尸体。”
“为什么,”Jim真的很想知道,“我睡过的就都是外星妖怪和妓女,和你上床的就都是女神?”
“因为你的自我保护能力就和家族烧烤聚会上的一只醉醺醺的旅鼠一样糟糕,”Bones毫无障碍地厉声回答。
Jim叹口气,默默地向三录仪和种类繁多的抗生素和维他命注射投降,因为Bones坚称一秒钟都不能多等。然后就是Jim尴尬地盯着天花板,任由Bones检查他的老二不会因为什么奇怪的病毒脱落,但是总算Jim逃掉了有关于他对他们新上位的(被玷污的)君王产生的魔法般的真爱的谈话。

Jim和Bones一起走了出去,因为Bones理解媒体会彻底疯狂,而Pike舰长会假装她暂时很正常冷静,然后很可能会(非常冷静地)(字面意义上地)咬掉一个记者的头。
Jim作为一名大副的职责就是保证人们不被谋杀,最多残废。
以及,他觉得以上场景都有趣极了,所以这通常是启航前他最期待的部分。
但是今天事情明显不会很有趣,因为这一回挤在媒体区的那一群秃鹫的关注焦点不再是Pike,而是Jim。该死的难以理喻。
但是Bones的不爽脸值得二十个小杯糕,尤其是当他快活地连着撞坏七套高科技摄像装备,因为它们的摄影师反应太慢没能及时让开路的时候,人群开始跌跌撞撞地散开,而Jim觉得他会心甘情愿地和Bones步入一段无性婚姻,他真的爱死了他。

Gary和Sulu在他们准备从太空港脱离的两秒前才出现,不过他们还是成功登上了星舰,然后生活终于重回正轨,安达里士号在Jim的脚下兴奋地嗡鸣着,热切地期盼着启程,沿着Jim几乎已经忘却的航向。
“嗨,宝贝,”他喃喃着,坐到他的控制台前开始系统检查。
“你真是爱死这条星舰了,”Gaila冲他咯咯地笑,对着她的耳机皱眉,然后塞进耳朵,“我觉得这一对是新的,我是说,上面都没有耳垢。我恨Scotty该死的不通知我们就升级设备。”
“我真的不需要知道关于耳垢的那部分,”Jim真诚地告诉她,然后在确定一切系统都运作正常后,起身走向Pike。
“那么,我们准备向克林贡领地边缘出发?”
“开尔文灾难半径,”她同意道,然后说,“Kirk,去和Scott先生谈谈他擅自更改电脑语音提示的必要性。以及他选择的称呼方式。‘亲爱的’不是对一名舰长的合适称谓。”
Jim相信即使是Pike首相都足够聪明到别管Pike舰长叫“亲爱的”。他走到轮机室去准备和Scotty谈一谈(以及Keenser,因为如果你真的想搞定什么事,你和Keenser说,因为Scotty在机械方面是个天才,但是在任何其他方面都是一团糟。)
“我喜欢她对我吟唱,”Scotty认真地说,宠溺地看着他的星舰。他看上去就差自己也开始唱了。
“我知道,但是舰长不喜欢,”Jim耐心地回答,忽略掉Scotty的疯狂,因为陪着他一起疯的话对Jim的肝脏非常危险,继而对他的生命都非常危险,因为他如果再和Scotty喝醉一次的话他肯定会被杀的。“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任务状态,所以关掉那个程序,否则我就亲自关掉它。”
Scotty瞪着他。他们都记得上次Jim去关掉什么的时候,他闯进后台直接找到了他所有的小程序,Scotty几乎痛哭失声。
“好吧好吧,”Scotty气呼呼地妥协,Keenser在他们身后翻了个白眼,Jim相信这会是一趟棒呆了的旅程:他们还没出星门呢,Jim就已经把Scotty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了。
转身走回升降梯返回舰桥,他把手插进裤兜里然后微笑。一切都会好的。



tbc.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