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6

SY链接

(警告一下,此节有提及Jim和Gary打炮。以及智障lofter没斜体可能导致阅读障碍,我把最主要的几句改成下划线了。)

-----------------


他早已数不清自己在医疗湾醒来的次数。他可以根据空气质量判断自己已经昏迷了多久:通过弥漫其中的恐慌程度,或者它的缺席。现在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静,同时还有些紧绷,还有一只手紧紧地握着他的。

“我的嘴巴好奇怪,”Jim决定开口,仍然闭着眼睛因为睁开它们去看Bones纠结的脸实在太费劲了。

“耶稣基督啊,Jim,”Bones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听上去全是解脱。说明这一次真的危险,因为Bones听上去甚至没在生气。

“就死了一点点,”Jim试着说,然后咂咂嘴,舌头扫过他的牙齿。“我的嘴巴好恶心。”

“你就是个见鬼的小公主,”Bones抱怨着,放开他的手去够漱口水。“漱一漱,然后吐掉,”他在一旁教导,好像Jim会忘掉这技能一样。

Jim照做了,然后睁开眼睛。他躺在休眠床上。该死。

“什么——”

“一根栏杆穿过了你的左肺,”Bones低吼。“你摔出了脑震荡,还折了你该死的脖子。那些都可以修复,除了我们没法把你该死的脑子搞上线,然后它终于上线了,你又他妈的扮起了睡美人,而那操蛋的王子不在旁边吻醒你。”

为了他的心智健康,Jim决定忽略最后一点。“我怎么——”

“三个月。你见鬼的垂死躺了三个月。”

“……该死。”

“没错。”

“为什么——?”

Bones摇摇头。“你的血液中了毒,而且你该死的对一切过敏。”

Jim看着他,胸口紧绷。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的话,他很可能会因在医学上判定他不能再胜任工作而被免职。Bones已经非常擅长篡改Jim的记录,虽然这导致他们必须面对Jim某一天接受不恰当治疗的风险,但是另一方面能够让他留住这份他唯一相信自己能够胜任的工作。

“情况在改观,”Bones改口,决定可怜可怜他。“你已经对很多东西有了免疫力,但这回这是新情况。通常情况下,不会有该死的孢子能在轮机室里像那样闯进你的重要器官。”

Jim瑟缩了一下。“你没有——”

Bones看着他,等着他问完这句话。Jim不确定他该怎么说你没告诉Spock我死了,对吧?那实在很糟糕,而我保证了他我会回去的,所以,嗯。于是他只是拧了拧身子,说:

“Spock?”

Bones看上去一点也不奇怪那是他口中冒出的第一个名字,不是Sam也不是他的母亲。“一直在给他发状态更新。他做了几次演讲,很显然和罗慕兰人的进程在加速。我们打败了那些克林贡人,如果你想问的话。四对一,我们仍然干掉了那群王八蛋。”

“我想要——”Jim开口,挣扎着坐起身,望向床边的小桌:水,但是没有PADD。

“我知道,”Bones说,微微朝他笑了笑,Jim想有时他真的恨Bones如此了解他。Bones知道他最好的时候、最坏的时候和他二者同时尝试然后失败的时候,知道他所有的秘密,而Jim从来没有对Bones隐瞒过任何东西——费那心思太不值当,即使那并不是最聪明的选择。现在他只是接过Bones递来的PADD,然后想他应该停止反复让Bones心碎。

Jim看向PADD上的画面,Uhura只看了他一眼,就给他转接了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Spock,直直地望着他,一动不动地沉默着,好像他在等待着最坏的打算。他看上去很疲惫,简直一团糟,Jim瑟缩了一下,因为他知道自己就是害Spock落魄至此的罪魁祸首。“我很好,”Jim说,Spock朝他露出你就是个大白痴的表情。

“‘很好’有无数种不确切的定义,”他回答,Jim翻了个白眼。

“如果我知道你会表现得像个迂腐的混蛋的话——”

“你几乎死掉,”Spock厉声说,听起来真的怒火万丈。

“业务风险,”Jim努力忽视喉咙中的肿块。

“你保证过我——”Spock开口,然后停住,眼睛瞄向镜头外——不是Jim的什么东西。

“我没撒谎,”Jim回答,喉咙发痒,声音因心虚而变得轻柔,“我没撒谎,因为我现在很好。我只是——之前不太好。就一小会儿。我现在——我没事了,宝贝。”

“我没有——”Spock重新开口,然后再次哽住,Jim难以想象他曾经以为自己能放下这个。以为他能把Spock安全地归进操过,还是朋友那一栏,就像Gaila和Gary那样,以为这样他就能留住Spock,即使Spock必须去和某个皇室混蛋结婚,某个不是Jim的人。

他错了,错得离谱,离谱得难以置信,然后,哇噢,这真的是个他不需要意识到的大发现。

“我会回来的,”Jim说,轻声地,太过温柔,再没有抵赖的余地,再没有辩称那不是我会为你归来的可能。

他的身体因为长期静卧而疼痛,很快Gary就会把他扔来扔去逼他练太极,而Sulu会把一把剑塞进Jim手里,然后假装他知道怎么击剑。很快Jim就会处理这一切然后变得愤怒而残暴,他会和Sulu还有Gary坐在一起筹划着如何杀光克林贡,直到Bones带着酒进来,告诉他们闭上他们该死的嘴,他认真的。

“你为什么会在轮机室?”Spock问。

Jim想要耸耸肩撒个谎,但是Spock给了他一个眼神,好像如果Jim骗他的话他就会去问Bones,而且好吧,Spock仍然可以撤销Jim的委任书,Jim想着他就是个大混蛋然后顺从地让步。“我不当值,刚刚下了一个36小时的轮班。Scotty需要帮助,我跑下去……就好像每次我要阻止这艘星舰爆炸,她就通过搞乱我的生活来报答我。”

“Jim,”Spock叹气,抬起一只手穿过发丝。

“我不知道,可能我算错了什么。他们呃——我还没问过任务情况。那之后如何了——”

“很糟糕,然后发展得不错,”Spock说。“有了他妻子的新名声,Pike或许能重新成为多数党。克林贡人宣称他们被挑衅了,但是所有证据都直白地证明了事实恰恰相反,而且这都变成套路了:一个月之后他们用同样的方式袭击了一艘罗慕兰巡逻舰。”

“他们觉得自己能单挑我们两个吗?”Jim真心感到惊奇。事实上,以同归于尽来威胁已经不再有效,尤其是在Spock几乎已经和罗慕兰人达成同盟的现在。而如果对毁灭的恐惧消失了的话……那只会让克林贡人更加危险。背水一战的敌人总是比相信尚有一线转机的更可怕。想要获胜的人总是还有什么可以失去。

“他们似乎相信他们已经没有退路。这恰是我的优势,说明他们已经开始紧张,这……是个好消息同时也是个坏消息。他们昨天通知我,他们在为Allen舰长拟写引渡令。”

“要将她放出去吗?”Jim坏笑。他认识Allen——她超棒而且超吓人。

“我结束与你的通话后会立刻进行,”Spock轻快地同意,Jim笑起来。

“听上去不错。我还漏掉什么其他的吗?”

“关于我婚姻的议题又被提上了讨论议程,”Spock说,哇哦,正中太阳穴的一击。

“我猜猜,又是我妈妈?”

“你的兄长被提名了,事实上,”Spock说。

Jim觉得自己的笑容大概没有到达眼底。“真的?我肯定他会倍感荣幸的。”

“我不确定他的妻子会同意重婚。”

“Sam结婚了?”

Spock看上去有些不确定。“他们大约一个月前私奔了。”

“真棒。我一定会踹他屁股的。”

“有传言提到女公爵另有婚约。Frederic——”

“哦,该死的,没错。好吧,原谅他了。”

“他没可能真那么糟糕,”Spock说,Jim用力瞧了他一眼,咬着嘴唇憋回一个微笑。

“啊哈。下次我举办个舞会或者什么的时候,我们就邀请Frederick。你会瞧见的。”

“我们可以那么做,”Spock同意道,Jim咧嘴笑了起来,因为他内心只有十四岁而Spock说了“我们”。他试图再咬住嘴唇憋回一个哈欠,但Spock注意到了,“你需要休息。”

“不,我——”

“他说的没错,闭嘴,”Bones插嘴,Jim怒视他。“说晚安,Gracie*。”[不确定是哪个公主的梗]

Jim翻了个白眼。“晚安,Spock。”

“晚安,Jim。”

Bones收走PADD的时候长长地看了他一眼,表情满是无奈,“恋爱的酸臭味。”

“去给别的什么人扎针。”

事实证明那爆炸不是任何人的错。这艘星舰就是对Jim特殊对待。他拍了一张Gary,Sulu,Gaila和Madeline满脸担忧地看着他做复健的照片,再拍了一张长篇大论抱怨到一半的Bones然后一起发给Spock。

我觉得好像活在300只鸡妈妈中间。

他收到一张T'Pring穿着可怕的全身正式礼服的模糊照片。在她身后,Sybok正做着骇人的怪相,Uhura一只手遮掉了自己半张脸。

至少不像是在看管一个幼儿园,Spock回复。

“于是,我们重新进入心碎时间了。”Bones说,大咧咧地直接走进Jim的房间。他带了威士忌,所以Jim原谅了他的擅自闯入。

……他真的应该换掉他的通行码了。

“闭嘴,我不想讨论这个。”

“因为逃避话题就能解决所有问题。Mitchell说你需要和人上个床。”

“实际上,Gary刚走,”Jim说,Bones皱起脸给自己倒了杯酒。

“我一点也不想听,”Bones告诉他。

“你是我们的医生,你知道我们都没病,”Jim哼了一声,翻了翻眼睛。Gary和Jim曾经是男友,在他们停止规律地做爱,或者说停止假装其中任何一人想要有恋爱关系之后,不知如何他们仍还是朋友。在压力过大的时候,或者谁觉得对方需要打个炮的时候,他们就会重拾旧好。“我昏迷了好久,你懂的。得保证所有零件都还能正常运作。”

Bones呻吟出声,坐到床上然后又迅速弹了起来,Jim大笑。“你就好像,有八十岁。”

“操你的,小公主。”

Jim窃笑,朝后靠向椅背,Bones则坐到了他面前的桌沿。

“我只是……担心你,”Bones叹了口气。“你状况不错,他是你第一个想说话的人,然后你看上去就像个十八岁少女一样被迷得神魂颠倒,我敢打赌,如果我去问Mitchell你喊的是谁的名字的话——”

“闭嘴,”Jim叫道,因为,没错,Bones猜得八九不离十。Gary嘲笑了他,还提出他可以戴上三重冕,在他们停留在Vega5星时买一个,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事的,除了Bones非得跑来小题大做。

“这对他也不公平,宝贝,”Bones无情地继续,Jim的脸红了。“你把他迷得俯首帖耳——”

“我又没故意那么做,”Jim打断他,怒视着Bones,好吧,这不是个什么好理由,不过Jim从来就没声称过自己不是个小混蛋。

“你也没做出任何事来改变这一点,”Bones直白地指出,“已经一年了,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关注。”

“没准他喜欢这种安全的方式。能和我调调情——”

“你一点也不安全!”Bones喊道。“对他来说不是。他对你也不是。这不会有什么从此以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只可能是你从天上被拽下地来,从此恨他一辈子!这不是个该死的童话,你他妈的早该知道。”

“操你的,”Jim咆哮。

“成熟点吧,”Bones吼回去,如果门能被摔上的话,它会的。

Jim重新跌进椅子。

操。




tbc.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