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7

SY


Spock认为任何一个觉得Daakvich不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的人都是满口胡言。首相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在Spock协商和平条约的时候,有人负责所有星联内部事务,所以Spock不应于此争吵税率,和内阁成员、后座议员还有影子内阁的成员会面,还有——

他会掐死什么人的。他会掐死Daakvich的。

不。他冷静如磐石。他的禅心勉强维持到了罗慕兰女皇决定来测试他的耐性的那一刻。就是说他拥有了一日安宁。

“我们要求以下所列星球被标记为处于罗慕兰星球帝国的保护之中,”Mnheia女皇在他接通通讯线路时直入主题地声明。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考虑着如何告诉她她该死的在做梦,以及他宁可签署一份投降书,因为这二者基本就是等价命题。

他绝对没有计算他的舰队需要多久可以攻进罗慕兰主星。

“此要求太过荒谬。这些星球数世代以来都属于中立区。”

“你们在持续地向外派遣星舰拓展疆域;那就是你们的和平?要求我们相信那不是伪装为科学探索的侵略行径?当然——”

“我们的星舰探索的方向不是你们的领土或者象限,而是未知的宇宙,”Spock打断她。她对此心知肚明;她或者是在装腔作势,或者是在三年后她终于决定认真地开启一段双边对话,而这只不过是保证他不会中途退出。“要求我们放弃探索任务不啻于要求放弃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渴求未知。”

“以建立一支军队来威胁我们。”

“如果那是我们的目的,星联舰队将是义务服役制而非志愿加入,我们将采取定额分配制,课程也将更倾向于战争目的,而非在不造成任何负面影响的基础上与陌生的文明接触交流。

“我愿意并且能够协商将中立区的范围扩展到尚未探索的未知区域。我不愿意将任何中立区域拱手相让于你,就为了抚慰帝国的不安全感。”他说,抬高下巴扬起眉毛。

“罗慕兰人无所畏惧,”她冷笑。

“那么我们的要求对你们而言就应该不过分,”他反击道,知道自己赢下了这局,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意识到这一点的那瞬间。他最近已看到过太多次这种表情,人们终于发觉他并非只是个挂名的傀儡,他的幕后并没有任何人在操纵。

Mnheia女皇打量了他许久,然后她的左边唇角挑了起来。“你可以成为一名杰出的罗慕兰人,Spock国王。”

“我的荣幸,”他回答,一丝恰到好处的讥诮从他的声音中透出。“现在我们可否开展谈判?”

“当然。我将派遣我的姐姐,Sindari i-Ra'tleihfi tr'D'Amarok作为代表。”

“为了表示同等的诚意,我将派遣我的父亲,Skon之子Sarek作为代表。我相信我们彼此都会满意。”

“我相信,”她同意。

他在结束通话后看向Sarek。

“非常出色的表现,”Sarek评价。

“我的荣幸。”Spock回答,这一次要真诚得多,松开了握紧的拳。

“我们会派护卫队陪同的,对吧?”Sybok问,在他们两人一起转身望向他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们知道你们同步的时候有多可怕吗?别那么看着我!”

“他当然会有护卫队,”Spock说,揉了揉太阳穴。

代表T'Pring的铃声在他的PADD上响起,Spock低头阅读新的信息。

克林贡猛禽号被击落,Kirk的功劳。

“出什么问题了么?”Sarek问道,Spock抬头望向他的父亲。

“没有,”他回答,摇着头,“没有任何问题。”

Sarek前往罗慕兰议院的当月,大选举行。

Sybok在生闷气,拒绝与Spock对话(Spock认为此行为荒谬至极),所以他和T'pring一起看着大选结果宣布。Nyota在家,探望家人,享受她理所应得且已拖延太久的假期。

“看来自由党会最终获胜,”T'Pring在那天深夜说。她已甩脱了鞋子,卧在沙发上。

“从来都毫无疑问,”他回答,在座椅中挪动着寻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他必须得接受Daakvich的要求解散议会然后授权Pike组织起他的政府,主持这场权力交接然后忍受他偏心Pike——并用某种方式操纵了选举结果的指控。

已经三年过去,政府已经更换了两任执政党。Daakvich是少数党的议会主席;它注定会被解散,以其极端低下的能力能坚持如此之久已经足够令人惊异。

“你看起来越发内敛了,”T'Pring低声道。

“从你嘴来说出来,一点也不像个它应该是的称赞,”Spock回答,带着一丝模糊的笑意望向她。

“这表示你不幸福,”她回答。“是因为联姻的讨论?”

“我不会结婚。”

“别这么荒唐。你当然会结婚,然后诞下子嗣,表现出皇室应有的稳定。这种稳定性已经连续两代缺乏:你是很多方面最好的希望,不单单在这一点上。”

他低头看着他的PADD,几乎可以感受到她视线的重量。

“或许是时候放下他了,”她说,并无刻薄,他抬起头重新望向她,各方面对这场谈话感到无比疲累。

“或许,”他缓慢地回答,小心斟酌每个字词;这是一个危险的思想,无法付诸言语,但是他无法再隐瞒。“那永无可能,而我宁可尝试然后失败,也好过不战而降。”

他直视着她的眼睛。她点了下头。“你是国王。如果你想要得到他——”

“我不会得到他,”他直截了当地打断,“我不会把他变成笼中的囚鸟。”

“你只会简简单单地向他敞开门?”她问。“然后希望他能被其中的宝藏诱惑;和你一起步入你的金色囚笼?”

“别拿那比喻来针对我,”他警告,“我不会被激怒。”

“你只是拒绝接受万事有其局限,”她回答。

“没错,”他同意道,微笑起来。“我拒绝。”

距离他前次与Jim通话已经过了几个月(五个月零二星期零三天)——他偶尔会收到简短的信息,通常每个字都浸满疲惫。安达里士号已进入开尔文灾难半径18个月,不乏遭遇过的星舰。

有时Jim会发来照片,或者一段带评注的新闻,有时是他们从克林贡领地截取到的宣传信息。有时Spock认为Jim是在试图保持距离;给他们现在的关系画一条笔直的界线,直到他自己再无力维持。这是一个明显的循环,Spock知道Jim将在一两周内发来通话要求,而Spock会放下手中的一切去接听。Nyota会纵容他,Sybok会嘲笑他,T'Pring会不赞同他,而Spock会忽略他们所有人,因为当他能诱哄出Jim一声大笑的时候,是唯一让他觉得自己在做些正确事情的时刻。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