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13

 

 

Spock坚持要与Jim的舰员会面,因为他已经见过其他Kirk,他们……好吧,他们绝对就是Jim的家人, 但是他想要了解Jim即将与之度过未来十八个月的那群人。Jim坚持他们将地点选在本特利王宫,因为,他宣称,对此处的敬畏有助于让他们保持良好的行为举止。

 

Spock看了他很久,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然而,当Nyota走进来向他介绍Leonard McCoy医生,Madeline Arbor中校,Gareth Mitchell中校,Montgomery Scott少校,Gaila Athhorra上尉,Hikaru Sulu上尉,Keenser上尉和Pavel Chekov少尉时,Spock并未感觉到任何主场优势。

 

他们躬身行礼,Jim明显正克制自己不要抓条毛巾或者什么遮住Gaila的乳沟,然后给了Mitchell一个Spock无法解读的意味深长的眼神。

 

“很荣幸终于能见到你们所有人,”Spock说,示意他们在圆桌旁就坐,自己倒茶或者咖啡还有点心(Jim坚持绝不能给他们任何比汤勺更危险的餐具,所以餐宴的选择被排除了)。

 

McCoy看着他就仿佛他知道Spock一直在对Jim做什么而他不批准,上帝,Spock又得再面对一次安全套问题了,是吧?

 

Jim瘫在Spock身边的沙发上,镇定地盯着他们所有人。相当有趣,Spock从来没有见过这个Jim,而很明显他们习惯围绕着这样的他。McCoy,他注意到,选了Jim另一边的位置,Mitchell和Chekov坐在他的对面,而Arbor中校坐到了Spock身旁剩下的座位上。

 

“所以,婚礼什么时候举行?”Athhorra上尉问道,捡起一块饼干递给Arbor中校,后者检查了片刻,然后递给Keenser上尉,他朝Scott中校投过去一个恶毒的眼神然后吃掉了它。

 

“Gaila,”Jim呻吟。

 

“Aye,最好尽快,我们……你生日是啥时候?我们在那天就要启航了——”Scotty开口,然后被咖啡转移了注意。

 

“1月23日,没错,”Mitchell同意道,朝Jim丢了个假笑,Jim假笑了回去。

 

“22日是个霉日,”Arbor解释道,注意到了Spock的疑惑。“尤其是Kirk作舰长的一艘星舰。我们说服了星联将日期推后一天。”

 

“你不会因为多了这一天就玩坏了我的星舰的,对吧?”Jim对Scott说,对方张大眼睛,一幅完美的被冒犯的无辜表情。

 

“我会努力保证的,”Keenser嘟囔道,往他的茶里加糖——很多的糖。

 

“所以。国王陛下——”McCoy开口,Spock打断了他:

 

“请直接称呼我Spock。”

 

“Spock。你们两个不戴套做得有多频繁?”

 

Jim把他的咖啡喷了一桌子,其余人看起来在杀了McCoy还是帮助Jim之间纠结。

 

“你不能——”Athhorra开口,然后,咬着嘴唇憋住一个绝对邪恶的坏笑,“好吧,其实,我也想知道。”

 

“我恨你们所有人,”Jim咕哝道,Mitchell一脸欣然。

 

“根据医患保密协定我暂不回答此问题,”Spock说,McCoy诡笑着端起他的咖啡。

 

“很好。”

 

“此外,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这么做一点也没有问题,”Jim指出。

 

“我们吓到你了吗,新来的?”Athhorra甜蜜地询问那个贴在Mitchell身边的男孩。

 

“新?”Spock询问。

 

“我是……新人,”Chekov说,“新加入的。三个星期。”

 

“那确实很新,”Spock同意,“到目前为止你感觉如何?”

 

“他们都很乐于帮助,”他真诚地说,朝Mitchell看了一眼,可疑的腼腆。

 

“哦,那提醒我了,Gary,”Sulu大声说,抽出一打纸,“我收到了你加入MBLA的申请。”

 

“MB啥?”Scott重复道,皱着眉看向Jim。

 

“大男人小男孩恋爱协会*,”Jim兴高采烈地说明。[*Man/Boy Love Association]

 

“操你们所有人,”Mitchell怒斥,把脸埋进手心掩住嘴角扭出的笑意。

 

“我很不满,”Chekov一本正经地声明,“我十七岁了。”

 

“没错,他十七岁了,”McCoy充满讽刺地附和。

 

“他那时候才十五——”

 

“闭嘴,Sulu,”Mitchell咆哮,Jim埋在Spock的肩头大笑,然后说,“看,我们在回家之前去了趟Vega 5星,记得吗?Chekov是Gary的……一夜情。但他没有就留在那当个一夜情,所以现在他们在夜夜情。”他仔细思考了下自己的措辞。“就是这样。”[And Chekov here was Gary's…fling. Who didn't stay flung, except now when they're flinging.这俚语的双关真翻不出来……]

 

“我明白了。他是——”

 

“地球上法定年龄是十六岁,他是地球人而且他那时候十六了,”Jim安抚道。“这没问题,我们只是,你懂的。Gary太老了,都二十四了。”

 

“那可是八岁的年龄差,”Sulu友善地告诉Spock,“他操了个孩子。你不能为这事把人关起来吗?”

 

“我听从你们舰长的判断,”Spock说,Jim朝他露出的笑容值得一切。

 

“听着,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那么鄙视MBLA,”Athhorra说,从自己的胸口掸掉碎屑。“我的意思是,如果那是双方同意的——”

 

“一个孩子没法同意性爱,”Arbor严厉地说。“两者间的不对等*——”[*power imbalance,此处的power可以包括能力,权力,地位等多种含义]

 

“双方不对等的关系一直都有,”Athhorra不予理会。“看看这两个!”

 

她指着Jim和Spock,Spock注意到至少McCoy看起来像是想要谋杀她。

 

“完全不一样!”他说。“Jim可以说‘不’,而且我们该死的到底为什么在讨论MBLA?Sulu。”

 

“Gary是那个LTP,是他的错,”Sulu立刻说,畏缩着,Spock发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瑟缩了一点,而Jim只是任由McCoy把所有人恐吓到顺从。Spock认为他能够明白他们为什么如此适合彼此。他们如此年轻,而比起家长形象McCoy更像一个狡猾的年长兄弟,逗弄着所有人直到他突然决定到此为止。即使如此,他也才二十九岁。一整艘二十多岁的舰员。

 

“是你想要见他们的,”Jim咕哝道。

 

“我现在可以更好地理解你,”Spock回答。“他们试图惊吓我。”

 

“不顾一切地。”

 

“我表现如何?”

 

“我晚些时候再告诉你,”Jim带着一个浪荡的笑容保证道,然后挑起眉毛重新投入争论。

 

*

 

告诉Sarek他已订婚并不像通知Jim的舰员或者Sybok或者Spock的下属那样简单。他必须建立保密频道,整个过程看上去无比疏离。然而Sarek只是安详地看着Spock,Spock试图找出任何能显示他被不公对待的迹象:任何能显示正承受过大压力的迹象。

 

他没有找到任何这种迹象,他的父亲看上去一如往常,仿佛完全超然于身外的世界。这是Spock一直嫉妒他的一点:一直试图达到的境地。

 

他紧张得难以置信。他抬起一只手致意。“父亲。”

 

“我有——谈判进展如何?”他问,手足无措。Jim告诉Winona的态度完全就是满不在乎——就告诉她他不回家了,还有如果她敢让他穿白色他就要造反。Sam Kirk——现在已经是Sam Hepburn——大笑出声然后要求他们进贡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作为报答,因为这都是他的功劳:如果他没有退位给Jim的话他根本遇不到Spock。Winona只是朝Spock点点头,问他是否清楚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Spock诚实地回答了他现在只知道一部分,但是他想要了解剩余的所有。

 

那时她看着他的方式有一点忧伤,好像她曾经知道如此深爱一个人是何感觉,然后又失去了它。Jim告诉Spock,Winona的再婚原因根本就是个童话:寡妇嫁给了邪恶的继父就因为她觉得她的孩子们需要两个亲人,或者至少一个半。然后她缺席了他大半的童年,因为美洲遍布着George Kirk的回忆,而Winona没法放下,一直没有。

 

Spock曾经以为,在他听Jim告诉他这一切之后,他会更倾向于自己父亲的应对方式。至少Spock从未渴求过一位亲人;从未感到过孤独。他不认为Sarek会反对:他曾在Spock的加冕礼见过Jim并且对他印象良好——Spock知道他们进行了交谈,(他仍然对Jim,一个如此人类的个体,能够如此良好地驾驭不同的文化感到惊叹。Spock从未被允许过完全接纳一个种族,以免失去他的文化敏感:那些成长于单一文化里的人类能够轻松地与其他种族交流,这让他无比震惊。)

 

然而,Sarek 仍然是Spock唯一的父辈,他唯一的父亲。他如此想要Sarek能够认同这个Spock将要与之度过余生的男人。

 

“女皇一直是一位亲切的主人。期待立场能够达成一致是符合逻辑的,”Sarek平静地回答。

 

“很好,我——我很高兴。”

 

Sarek看着他,然后将双手交叠在膝上向Spock挑起眉毛。“Spock。你发起私人通信并非为了讨论政治。”

 

“我——”Spock呼出口气镇定自己然后说,用一种仍旧太过正式的语气,“我向Ji——美洲亲王James——我向Jim Kirk求婚了。”

 

Sarek沉默了片刻,然后,“你幸福吗?”

 

“是的,”Spock回答。

 

“作为一名家长,这便是我全部所求,”Sarek摊开手说。

 

“婚礼定于十月十七日,”Spock说。“正式官方宣告将于明日发布,然后——”

 

“我不认为我的返回会导致任何意外,”Sarek说。“罗慕兰人将家族忠诚置于一切之上。当然你必须允许她们的公主返回。”

 

Spock点点头。“是的,当然。我——”

 

“Spock,”Sarek打断他,声音温柔,几乎是喜爱的,而用这音调讲出的短短一个词即比任何长篇大论都更意味深长,只有Sarek能做到。

 

“保重,父亲,”他说。

 

“你也是,我的儿子,”Sarek回道,举起手作别。

 

“如何?”Jim在Spock进屋时问,放下手中的书。Spock朝封面皱眉:一部古老的地球经典小说,《我 机器人》。

 

“我的父亲表达了他的赞许,并将在我们的婚礼到场。”

 

“婚礼,”Jim重复道,摇着头。“听着真——奇怪。我们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

 

Spock看了他许久。“现在反悔已经太晚。或许已经晚了四年,但至少已经晚了三个星期。”

 

Jim坏笑。“你被我绑定得太死了,这都已经不好笑了。”

 

*

 

在公开宣布之前,他邀请罗慕兰公主Sindari到他的书房以亲自通知她他的订婚。Pike已经被通知,Spock的下属都已经知晓,但是在Nyota和T'Pring的妥善管理下消息没有半分走漏。甚至连Jim的舰员都没透露过一点口风,Spock对此相当惊奇(不是说他认为他们会恶意如此,但是他清楚地知道那一晚他们究竟消耗了多少酒精,因为第二天一早,他正是不得不应付Jim的那个人)。

 

她谨慎地点头。他由衷地喜欢她,她歪头然后微笑的方式,笑容很小,刚好足够让人开始紧张。

 

Spock喜欢能让旁人紧张的人:或许总有一天这会报应回他身上。

 

“James Kirk在我们那里很出名,”她最终说。“他很擅长对抗克林贡人。”

 

“没错,”Spock同意道。

 

她又点了点头。“你选择一位战士作为伴侣的决定相当明智,即使他是一名地球人。”

 

“如果你愿意作为见证人参加我们的仪式,我将非常荣幸,”Spock告诉她,微微颔首。“虽然鉴于我的父亲作为见证人正在返回,我可以理解你会希望在此期间回到罗慕兰帝国。”

 

一个迅速而尖锐的笑容闪过她的脸庞。“是的,你将非常荣幸,”她说,“我会与女皇讨论暂时返回的事项,虽然这看上去比和平谈判更像是人质互换。”

 

她最终决定她将留下见证他们的仪式,Spock几乎头晕目眩:他们已经如此接近。

 

Sindari愿意留下见证Spock的婚礼含义深远;罗慕兰帝国在不召回Sindari的前提下允许Sarek返回更加意义重大。

 

这使得他们订婚的消息和所导致的他民意支持率的暴涨都相形见绌。

 

Spock试图向Jim解释,在他的支持率赏心悦目的时候,Sindari的支持究竟有多重要。Jim只是看着他然后说,“很好,但是反隐形技术的资金筹备进展如何了?”

 

Spock叹口气,因为他知道这不代表Jim不关心罗慕兰前线,只是他现在的主要关注都在克林贡人身上,而Jim是非常专注于解决实际问题的人。

 

Spock必须亲自去到被称为“作战指挥间”的地方把他的未婚夫从战略布局中拖走就是个明显的信号,Spock相当确定,在整个余生他都不得不忍受做他们中更理智更成熟的那一个。

 

他已经发现,还有很多他将不得不忍受的。


tbc.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