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S]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14

【更新声明】

由于后文翻译过程中发现了一小段(原译者和我都完全忘记了的)KS肉,因此配对由SK改为SKS,整体SK仍为绝对主要配对。对不能吃逆的读者表示抱歉orz。

届时会在更新中特别注明KS肉的部分。


SY链接


最糟糕的部分,Jim想,是他是从T'Pring口中得知一切的。不是Spock告诉他,“克林贡人跟我们联络了,我们现在正处于和平谈判,然后我们或许会放松Nimbus III的巡逻任务”,而是T'Pring轻快地评论着,在克林贡人明显并不意欲于此的时候表现得如此合作实在很奇怪。因为瓦肯人不说谎,所以他直接问了,她告诉他Spock已经和他们谈判了超过两个月。


从他求婚之前就已开始。


很明显他觉得他没必要告诉Jim,好吧,没问题,这不是Jim该操心的问题,除了那是克林贡人,那就是Jim该操心的问题。Spock明明知道Jim该死的对他们作何感想而且……而且他期盼过更好的,或者他期盼得太多了,或者他就不该期盼什么。


“他正在会议中——”Shras开始抗议,但是Jim给了祂一个眼神然后祂就瑟缩了回去。


“至少让我告诉他你来了?”祂说,几乎不敢直视Jim的眼睛。


“很好。快去。”他警告道。这可能不算什么大事。这——可能只是Jim的误会。


然而还是那句话,克林贡人还可能让Jim当他们的王呢。


他站在门外,不知道他究竟该说些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开端。你为什么完全不相信我对这事的判断,还有到底谁在给你这些建议?


Pike走出房间看了眼Jim,然后重新审视了他一遍。


“孩子,出什么问题了?”


“我马上就要找出来了,”Jim回答,擦过Shras,把Pike接下去的话直接关在门外,不管那会是什么。他甚至还上了锁。


“Jim……这是场重要会议,什么——”


“你和克林贡人谈判多久了?”


“四个月。”


在Jim返回后立刻开始。他思考着时机是不是只是巧合,但是他真的不是个白痴,以及除了Jim和Spock的所有人都知道Spock会向他求婚。一切都说得通了。一群该死的混蛋。


“谁提出的这个计划?肯定不是星联舰队,否则我会知道的,”他说。


“国防部,国防委员会和——”


“上帝拜托让那帮政客们放过我们吧,”Jim咕哝着,深深呼出一口气。


“我们还没准备好和克林贡人陷入一场全面战争。和他们开展——”Spock开口,从长桌的另一端站起身,一边眉毛高高挑起。


“那是我们在他们建造更多猛禽战舰去骚扰我们边缘星球的时候翻出肚皮示弱!Spock,他们在耍你,”Jim说,因为这操蛋的像极了他们,像极了克林贡人会干的事,他该死的可以闭着眼睛一眼看穿——所以为什么Spock,明明应该是个天才的Spock不能?


“和他们开展谈判表明了我们的良好意愿。尝试外交手腕不会有什么损失。”


“而俄勒冈号刚刚从克林贡领空狼狈不堪地逃回来,而他们刚刚又发了五条引渡令,”Jim指出,双手撑住桌子。


“我们不会签署。”


“你到底从哪——”


“你在将外交手段误认为媾和手段。”


“他们没有什么可输的了。你必须派什么人去看看他们该死的到底在准备什么,因为那是——”


“我已经和议会在商讨——”


“哦那可真有用,”Jim不屑地嗤道。“没准他们会组织个委员会,权衡轻重,写几本书,发起七八场投票,然后一直等到选举流程结束。同时我们的边境会被不断侵犯而我们就搅着手指干坐着,但是——”


“你不能认为这是我会随意对待的事件——”


“那你到底想怎么做,Spock?”Jim想要知道。他真的想要知道:他想要知道在这一切无可避免地终结时,Spock操蛋的到底想做什么。“在Hangor IX星被攻击之后去观光一番,摆出你的怜悯面孔,然后发表一篇关于克林贡人的演讲,希望那漂亮话能让人们忘掉他们刚刚失去了家人成为了一场该死的没人承认正在发生的战争的牺牲品?然后再和几个幸存者下下棋?你不能——你不能该死的和他们谈判,在他们到处屠杀的时候!”


“我是国王,我想你会发现我能够做出我认为最佳的决定。”Spock的身体紧绷,哇噢,他真生气了,但是操他的,Jim也一样,而且Jim是对的。


“而我是那个一直在前线和这群混蛋战斗的人。我知道他们思考的方式,Spock——”


“而我必须在一个更宏大的格局上思考。我们采取的行为同样会影响罗慕兰帝国和我们的关系;影响议会和我们的人民会如何看待这场战争。这场战争不可避免,但我们只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全是扯淡。我该死的整整一生都身处这场战争中,我在前线呆了八年。我是在战场上长大的,然后你现在告诉我你不相信我们能打赢它?真是个表达对你军队的信任的好方式。我会把Scotty借给你,没准他能给你搞出来一整支机器人军队。他们会一字不差地执行你的命令,让这操蛋的一切进行得更高效一些。”


“你表现得太过荒谬。”


“而你表现得太高高在上。你知道这些政客的意思吗?更多的繁文缛节,更多——愚蠢的指令,在一群官僚坐在间屋子里的时候看上去真的很聪明,但是对于身处前线的人来说呢?那意味着人们会死掉,更多的克林贡人能逃走去打下一仗,就因为如果我们不坐等着命令下达我们就会丢掉我们的任命书甚至被告上军事法庭。”


“军队必须服从于人民政府——”


“我没在主张军队统治!”Jim厉声打断。“我在主张你坐下来听听我在对你说的话!这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们只会陷进最糟糕的境地,就在你玩外交的时候!”


“他们针对你的时候呢?如果他们声明我们在表现出更强烈的攻击性,就因为我要与你成婚了,而你对他们抱有这种种族灭亡式的恨意?”


“在我回来的时候这就开始了!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这么声称,或者他们会要求你把我交出去,当你拒绝的时候,我们就会该死的陷入同样的境地!”


“但我能为我们赢取时间。让我们能够做出准备的时间,或许能将罗慕兰人争取到我们这一边。这不是什么聪明的英雄主义和最后一刻的救援能完成的任务。”


“你到底从哪——”


而问题的关键是——这简直愚蠢至极,但是Jim曾经……他曾经以为Spock相信他能做到的,能——他以为Spock知道Jim能赢下这场战争。Jim能说七种该死的克林贡方言,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们,还有他。上帝,他操蛋的受够了这群政客。受够了他们在他面前炫耀着他们的权力——在他所有的舰员面前。他们只为了赢取Spock的欢心,所有人都是。Jim只是从来没有真正在意过,因为那是Spock。


而Spock本应该是特别的。


“最好笑的是,”他说,盯着桌面声音紧绷,双手在身侧死死握成拳,“我真的以为你会相信我们能做到。”


“信任与此无关——”


Jim笑出声,在自己耳中听起来满是嘲讽。“没错,没错。这就是为什么军人永远不会相信政客。就是这个。我们在外为自己战斗到死,你们坐享其成,但别胆敢要求我们给你们任何退路,因为我们没准就会改主意:我们没准会想干些别的,而且我们真的必须保住自己的名声。“


“够了,”Spock喝道,向前倾身压上桌子。


“没错,操蛋的足够了。”他同意。


*


直到两天的时间和Bones的一次通信(Bones认为Jim是个混蛋,一个顽固、太过习惯于要挟着周围所有人按自己的意愿行事的混蛋)之后,Jim才开始承认Spock……或许也有点道理。不是说他说得都对:Jim坚持关于官僚主义会用他们愚蠢的政策把事情搞砸方面他才是对的,但是——Spock确实需要着眼更大的格局,也就是说他必须要表现出得体礼节。或者至少假装出来。而关键是,这两天他过得实在是该死的悲惨,而他不——


他才不会为了这个在他能戴上戒指之前就打破他们该死的婚约。即使他确实愤愤地低头盯了他的钻石戒指半天,因为他发现Spock并不需要同样戴上一个。


除了别挑起争吵之外他没什么别的计划,但是……好吧,他没有计划的时候通常能有最好的(也有最烂的)表现。Jim在有转圜空间的时候能发挥最高的水平(假话,Jim在完全没有发挥空间的时候能干得最好,但是那不是重点)。他穿上他的便服甚至包括他那操蛋的领巾(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层?),然后在他打开门的时候字面意义地撞进了Spock怀里。


“我在——你想——嗨,”他最终决定说,Spock的唇微微抽动了一下。


“嗨,”他回答。“我能进来吗?”


“我——可以?”


Jim让他进了门,在他说出任何他打算说的话之前(或者,你知道,搞明白他想说什么)Spock开了口。


“我想起我即将给你一艘星舰。好吧,并不直接经由我手,但是你即将拥有一艘星舰,然后你会……”Spock停下话头,看上去很是挫败,好像那并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我不想要你在外面的时候被绑缚住双手,就因为我们不明白这是场什么样的战斗。


“但是——我不能——我不会妥协说这场谈判毫无必要,我确实需要为我们争取时间,不管你是否喜欢或者相信这个事实——”


“我知道。我只是——你应该告诉我的。我应该早知道这些烂事,否则我会有什么用——就身为一个皇室伴侣或是你的丈夫或是——”


“我知道,”Spock说。“我应该——我之前没有告诉你,然后它就变成了一根刺,因为害怕你的反应所以继续瞒着你,而到你发现的时候……”


Jim点点头。没错,他们会有更多这样的争吵,直到他们能过上自己的生活,所以。没错。好吧,没问题,他——他实在已经厌烦了这场典型争执(他没愚蠢到以为他们今后不会再有任何这种争吵的变体,但是他已经受够了躲避彼此)。


“回家吧?”


Jim看看他,然后看看周围这间公寓,没有什么Jim的痕迹,完全没有Spock的,或许反而有些T'Pring的,这实在各种意义上都很成问题。


“我恨这个地方,”Spock承认,“我真的恨你一旦有了这个地方就能让你——离开我。这大概很不公平,但是我花了过去两天大部分的时间痛恨这个地方,还有思考怎样才能用最好的方式把它定罪。”


Jim朝他坏笑,把他拉进一个吻,因为没错,他们刚刚吵了第一架但是这并不是世界末日。或者星联的末日,或者银河的,虽然他们能做到那个。


“那么……庆祝和好来一发?”Jim问。


Spock叹了口气好像他才是被占便宜的那个,然后推着Jim倒退着穿过公寓进到卧室。这很安慰人心,Jim想,在一切之后这从来不会涉及到分手的可能。这不是我必须离开你吗?这是我该死的该怎么学会和这操蛋事一起生活?


这比和好性爱本身更棒,但Jim假装那不是事实,因为他还没准备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


Spock非常体贴地假装他对此一无所知。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