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t的黑猫窝

邪恶混乱杂食党。节操喂狗M家粉,JR本命主ALL鹰,派派老周大墙头,持续痴迷小舰长,近期掉坑哼哼超,DC墙头观望ing。

[续翻] [SKS] Strive Seek Find Yield(by waldorph) 17

SY


Part V


剩下的日子里,Jim顽固地拒绝相信他要离开。


他对一切仪式日程敷衍了事,去视察企业号然后直瞪着她,因为他们告诉他她已经建好了,而在他面前仍然到处是线缆和裸露的电路还有……“Scotty!”


“我以为她是被猴子组装起来的呢,舰长!”Scotty哀怨地抗议,因为让Jim气到爆出动脉瘤就是Scotty的秘密梦想。“我必须好好地把她拼起来,就我们即将面对的那些疯狂!”


“一月二十三日,Scotty。我想要她一月份就能完全准备好。”


“Aye,aye,”Scotty挥着手应道,Jim发出一声挫败的声音抓着自己的头发。苏格兰混蛋:他肯定会杀死Jim的肝脏的,Jim就是知道。


他回了家没再去想它,直到Sam发来通信决定他想要联络感情或者谈谈心或者其他什么Jim真的没时间应付的鬼扯,因为操蛋的耶稣基督啊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了,他们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你——十八个月是很长的一段时间,Jim,”Sam在发来通信告诉他Aurie怀孕了,以及他非常为自己的小命担忧的时候说。“你们两个几乎没有——”


“我不能留下来,”Jim说,冲着分配表皱眉。技术上来说,Jim的星联军阶让他无权接触这些记录(不是说这曾经阻止过他,他只要保证他跑得足够远没人能起诉他),但是他作为HBIC的新身份能让他得到无数权限。“他们蠢得让我头疼,Sam,”他说。


“谁——你在干什么?”


“星联把资源分配搞得一塌糊涂。我在拯救它。此外还有一项规则需要我重新改写一下表达,因为Scotty在干的有些事或许可能是违法的,技术上来说。”


Sam安静了许久,就像每次他想要说些什么他知道Jim肯定不会喜欢听的话的时候。小时候,Sam会把所有那些迹象和观察都攒起来,然后在Jim生病了或者吃了太多糖的时候一股脑砸到他头上——那种Jim没办法把他的脑袋敲清醒的时候(说句公道话,Jim直到12岁才知道“把你的脑袋敲清醒”只是个表达方式不是个真正的威胁,而那时候要改掉他的习惯已经太晚了)。结果就是,Sam拥有了超棒的细节记忆力,而Jim痛恨生病还不喜欢含糖的甜食而更喜欢巧克力。


“什么?”


“没什么。只是——Jimmy。”


“你快死了吗?”Jim逼问,放下PADD,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该死的,他才不要接手他的嫂子和他们的卵,而逼近死亡是任何人会叫他“Jimmy”的唯一可能。即使是那种情况,Jim都不是很确定那应该被允许。他就只是没办法让Bones记住这点而且——


“什么?不。不我没——Jim。他是你的丈夫,你不会离开他。”


“人们一直在离开,Sam,”Jim回答,重新捡起他的PADD翻阅着星图,为下一次巡航做准备。“重要的是他们会回来。”


Sam这回的沉默是另一种,表示他觉得Jim在满嘴扯淡但仍然不太敢这么告诉他,因为Jim才是加入了星联舰队的那一个而Sam则选择了学院路线,软得像颗桃子一样戳一戳都能留块淤青(Jim或许对此做过大量实验,在他小时候……青少年的时候……在他结婚的时候……无论如何,这是个长期实验)。但Sam是被留下的那一个而Jim是离开的那个,所以他们永远不会对此达成共识——从来没有过。Sam对George离开他感到愤怒,以一种蛮不讲理的方式,对Winona的离开感到愤怒然后是对Jim——Sam不喜欢被留下,他就是没办法把这当做理所当然。


“好吧。算了。我会——我会在你出发前再打给你,”Sam最后说。“关于那个。”


“好,”Jim同意道。“祝你和宝宝好运。”


“哦,多谢提醒我,”Sam呻吟,Jim笑起来因为他的活已经搞定了。


“那是个看起来非常危险的笑容,”Spock走进来的时候说,看着Jim的书桌然后是他的投影,摇了摇头。“这是滥用职权。”


“说这话的人黑进了我的学院记录,”Jim嗤了一声,仰起脸索吻。Spock摇摇头,捉住他的下巴深深地吻他。


“我那时在害相思病,”Spock说,唇角抽动好像意识到自己刚说的话有多荒谬但是毫不在乎。“你在……”


“修复漏洞,”Jim坚定地回答,因为滥用职权和合理运用本应赋予他的权力之间有明显区别。“而且我必须——这必须在这周末前搞定因为然后我就必须——嗯。”


Spock点点头,因为他知道这周末Jim必须在地球上的太空港呆一星期然后去San Francisco和Pike舰长面谈,然后就只剩下两个星期——而那艘星舰还是一堆乱糟糟的电缆,据说Keenser昨天试图杀掉Scotty——


Jim发出一声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呜咽的声音,把Spock拉到腿上好把脑袋抵在他的肩膀,没准也好让Spock摸摸他的头。


“你越来越黏人了,”Spock观察道,但是他确实摸了他的头。


“敢告诉任何人的话我就揍你,”Jim咕哝。


“家庭暴力不应当作玩笑,”Spock告诉他,轻轻扯着他的头发。“Jim。”


“我知道。”


“不,我不是——我是想说,”Spock说,小心地挑选着措辞因为明显Jim现在就是个随时起爆的炸弹,所有人在他身边都得小心翼翼,微微向后撤身好轻吻Jim的嘴唇。“有一个——”


“我不想讨论那个,”Jim直接打断他,扭脸埋进Spock的肩膀。


不想讨论,再一次,关于Jim可以留下的事实。他可以谋划作战策略,在地面上战斗。他可以成为那个曾经到过前线的人,那个知道他们会需要什么的人,但是他——他不能。他不能。


他就是——不能。


这是他们必将面对的争吵,一旦Spock厌倦了让Uhura和Shras还有将军们来说服他:一旦他意识到Jim事实上就是如此冥顽不灵。


因为Jim会留下来的,在他以为他只能拥有Spock或者企业号其中之一的时候,但是他现在可以拥有全部,而Jim在能进尺的时候绝不只得寸。


*


“黄色不适合我,”他咕哝着,从床后抽出制服上衣套上头,然后呻吟着脱下来反过来重新穿好。“我不适合黄色。”


Spock盯了他许久。他,当然,早已准备好出发,任何Jim想知道什么东西在哪的时候Spock都无比确切地知道,所以要不就是他藏了什么肮脏的小秘密要不就是负责清洁的员工告诉了他所有细节。“不,你穿蓝色会更好看,或者红色。”


“我当学员的时候穿过红色,”Jim指出,“整整两年。”


在预备校他们穿的是猎绿色。Jim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这个。


“你在那些照片里看起来并非毫无吸引力,”Spock指出,因为他当然搜过那些照片。


“哦宝贝,多给我点半冷不热的赞美,你知道它们能让我感觉多火辣,”Jim嗤了一声,环视着房间。“我觉得这就是所有了。”


他不喜欢说再见。通常他会在没有人醒来的时候离开——敲敲溜走。不是说Sam或者Winona或者Frank真的会为了他的离开痛哭,但是这样——更简单。


他仍然逼自己抬头。“我会回来的。”


“我知道,”Spock应道,但是他的唇角仍带着悲哀的意味——Jim曾经做过同样的承诺,而命运或许不会允许他连续两次践守诺言。Jim知道,星联军官如果不在舰队内寻找伴侣那么大多离异,丧偶或者未婚有其缘由。让什么人一直为你等待太过艰难。


“你越快能用你的眉毛把他们逼到和平我就越快能回家,”他调笑道,倾身捉住Spock的嘴唇。


Spock没有回答,只是倾向Jim然后让他们额头相抵,好像Jim在打碎他的心。


他们讨论过让Spock挥别Jim,一场精心设计好的送别,但是Jim否决了它,毫无意义。被留下的那一个太过疼痛,Jim看着Winona启航的时候就知道。他和Sam曾经被带到所有媒体面前展示,因为没有什么比悲剧更能创造销量赢得支持,他和Sam看着他们的母亲登上穿梭艇,脊背挺直下巴高扬,泪水划过Sam的面颊而Jim的下巴顽固地紧绷。Sam庄重地向George的空棺行礼同样热卖过——Kirk家族的悲剧被存档记录,也更巩固了他们对美洲大陆的持续统治。讽刺的是,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想要统治这块大陆,他们乐于将它留给政客们而只做一个挂名的领主。


Spock曾经用他能够坚持看着他离开来抗议,但Jim不惮用下流手段,用性和说服Sybok还有Nyota一起快乐地朝T'Pring喊叫,所以他最终赢了这一局。


他们一起参加了George Kirk的第二十三年忌日,典礼在San Francisco举行,而Jim将在第二天一早离开。


Winona没有带来Frank,因为她从不带着Frank。Jim站在她的右侧,Sam在他旁边,Spock和Auie在他们身后。Spock在一名工作人员建议他站到前排正中的时候瞪了他一眼,而Chris Pike轻笑着站到了他的妻子身后。


事实是,开尔文号坠毁了,而他的父亲拯救了八百条生命——但那只是一艘星舰上的数字。在灾难半径内还有四艘其他星舰,而他为他们争取到了必需的时间,正如Winona Kirk和Una Pike因为成功疏散了所有人被称为英雄, Jim为此被称为一个幸运星一样,Jim知道他的父亲永远不会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永远会是个英雄,英勇无畏完美无缺,而不是一个抛下自己儿子去往群星的父亲。因为Jim或许是那个幸运星,但是Sam才是被留下的那一个:Sam是遭受所有冲击的那一个,Jim可以站在那里边听边打瞌睡,但是是Sam的手在与Jim相握的掌心里颤抖,二十三年来都无法放下;不被允许放下。


之后,Winona和Pike消失了去喝一杯,还很可能去操一场(Jim没在想那个,没在想那个,没在想那个)就像他们一直在做的那样,Jim把Spock带到空间港和他吻别。


Spock有一艘巡航飞艇等着把他带回中枢,而Jim有一艘美丽的星舰正在等待他。


“我爱你,”Spock告诉他,在他们终于为了空气分开肿胀的双唇时绷紧下巴。他的眸色深暗,而他看起来……仿佛被打败了,而那是错的,不对的,Jim想要痛揍不管是什么把他变成这副模样,但他还没有愚蠢到发现不了那正是他自己。


Jim点点头,拾起他的背包后退一步,舌尖追寻着Spock留在他唇上的最后的味道。“也爱你,”他说,然后转身离开。


tbc.

终于拖成了月更,请去抽打beta君(跑走


评论

热度(28)